【医药经济报】中医大健康服务借力投资赛道

发布时间:2016-05-31 15:43:41  来源:固生堂中医

固生堂

医药经济报 版面图


  对于创新创业型中小企业,他们显然需要更多的直接融资来拉动。而资本市场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工具,尤其是细分行业。伴随“十三五”规划和“健康中国”建设的逐步推进,中医大健康服务业正在产业资本的推动之下焕发出新活力。

 

  押宝“投资赛道”

 

  一直以来,传统中医虽拥有强大的文化承载,但缺乏系统化、专业化、科学化的运营管理团队形成的管理体系来承载和满足群众的就医需求,且个体运营分散执业,难以聚合资源,形成商业品牌。

 

  伴随医疗机构连锁化运营商业模式的不断演进,中医医疗连锁蓬勃发展。近日,中医连锁机构固生堂宣布完成7000万美元C轮融资,该轮融资由美国史带基金领投、中国平安跟投。记者留意到,至此固生堂两年内共计获得3轮总计超过1亿美元融资。

 

  在固生堂集团C轮融资暨广州中医药大学固生国医学堂启动会上,史带投资顾问(亚洲)有限公司总裁董颖指出,中医大健康服务市场是非常大的领域,探索如何把IT和资本与中医服务对接,将进一步提升中医大健康产业链条商业价值。“医疗的核心价值最终要回归医疗服务机构,借助商业模式创新的翅膀,凭借广阔的平台为患者提供服务,基于B2B2C的模式,我们非常看重这一点。”

 

  站在投资者立场,中医大健康医疗服务的风口正在形成,基于“投资赛道”的逻辑,行业必须首先具备足够的成长空间,且未来来5~10年要具有良好的中长期增长,行业本身必须有明确的政策扶持等。中医大健康服务业显然具备这些特点。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明确支持中医医院输出管理、技术、标准和服务产品,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组建医疗联合体,推动中医门诊部、中医诊所和中医坐堂医诊所规范建设和连锁发展,支持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强重点专科建设,引进和培养人才;同年8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广东省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行动计划(2015-2020年)》,进一步提出鼓励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鼓励名老中医等有资质的专业人员个体行医。

 

  恩颐投资(NEA)合伙人、中国区董事总经理蒋晓冬在接受采访中指出,经典中医受到市场冲击,要将其发扬光大,需要改变传统思维方式,站在产业的高度以不同的视角和方法去审视。“供给侧改革已成为各行各业发展的关键词,升级传统产业,优化投融资结构,促进资源整合,满足未被满足的中医诊疗需求,提供更高质量的中医药大健康服务。中医同样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其中,中医连锁服务的壁垒是疗效,但中医大健康服务产业里的‘选手’必须思考创新商业模式。”

 

  人才价值回归

 

  中医大健康服务的核心环节是诊疗,推动中医诊疗发展,提升优质中医服务供给,需要聚拢更多的优秀人才,并实现技术和文化传承。

 

  然而,以大学的教育来批量生产人才,主要将中西医结合进入三甲医院为培养方向,中医毕业生在中医诊疗实践技能方面的短板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补足。基层传统中医在学术传承和技能教育方面的掣肘始终存在。

 

  目前国内的中医药院校普遍实行五年制教育,以及三年的规培模式,但一个中医学生接受中医药学业教育的时间占比不到1/3。每年中医院校的毕业生进入中医体系工作的比例不到30%。

 

  “通过市场化的力量举办传统中医学堂,把大学的批量生产跟传统的‘师带徒’模式相结合,这就是产业链创新的商业模式。”固生堂中医连锁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涂志亮表示,有别于现代体制内的教育传统体系和师生培养体系,新时期必须适应全新的社会发展需求,探索传统中医人才成长的新路径。

 

  《广州中医药大学固生国医学堂建设方案》明确,广州中医药大学将聘请知名导师进行日常理论教学,并在全国中医药领域(全国中医药大学、三甲中医院)不定期邀请国医大师、名老中医进行理论与临床结合指导。学堂还将邀请固生堂中医集团旗下名老中医担任中医临床导师,采用1+3(1位老师带3名徒弟)模式进行日常临床教学。

  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孙晓生在会上指出,中医药产业的发展“天时、地利、人和”前所未有,广东中医药事业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教学、医疗、科研、社会服务等方面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高等教育规范化的人才培养路径之外,通过探索市场化的方式,回归家传、师承、流派等基本中医研习传统,是中医人才培养的必由之路。”

 

  ——相关

 

  中医药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

 

  来自广州中医药大学经管学院卫生管理政策研究与服务中心近期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当前中医药服务综合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51.7,其中反映消费者对当前中医药健康服务的满意指数为147.1, 反映消费者预期消费趋势的指数为156.3。

 

  调查显示,消费者对中医药健康服务的质量和服务水平的满意度为66.8%,对中医药健康服务的价格满意度为51.5%,对获得中医药健康服务方便性的满意度为51.4%,对中医药健康服务安全性的满意度为69.7%,对中医药健康服务效果的满意度为66.7%。

 

  消费预期方面,未来一年内可能会去接受中医药健康服务的人数占比为63.1%,可能会购买中医药保健产品的人数占比为55.5%,愿意参加有关中医药养生保健运动的人数占比为71.7%,愿意收看中医药健康知识电视讲座的人数占比为64.3%,有咨询中医药健康管理需求的人数占比为67.7%。

 

  不同职业者的中医药健康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有差异,职业的稳定性、收入高低对中医药消费信心有影响。同时,不同年龄段的人中医药健康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有差异,年龄越大,对中医药消费的信心越高。此外,不同学历的中医药健康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有差异——学历高低与中医药消费信心指数成正相关。不同医保类型对中医药健康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有影响,没有参加任何医保的中医药健康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分别为121.4、151.4、151.7和157.9,即医保报销额度及支持力度与中医药消费者信心指数成正比。不同性别的中医药健康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则没有明显差异。

 

  据悉,根据国际上消费者信心指数模型,卫生管理政策研究与服务中心研究开发的中医药服务消费者信心指数已有多年。该信心指数包括满意指数和预期指数两个维度,综合指数有助于从宏观上观察市场对中医药健康服务和产品消费的信心和预期走势。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A3版   记者:张蓝飞

原文链接:http://www.yyjjb.com/html/2016-05/23/content_23819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