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社会资本办医大利好,固生堂打造品牌中医连锁2013-10-23

发布时间:2014-04-14 17:24:18  来源:固生堂中医

  近期,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首个指导性文件,并将“全面发展中医药医疗保健服务”作为主要任务之一,表明中医药健康服务业已经站在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的国家发展战略高度之上。而对“全面发展”的强调,则是对中医药在健康服务业中具有全方位价值的肯定。

  在中医医疗领域,2010年成立的固生堂则完全颠覆了传统中医馆的运营模式,通过与诸多名医结盟获得金融机构青睐,搭起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资源平台,先有客户再开门店,并用管理式医疗实现名医资源的保障,以及对药材品质的有效控制,为做大中医专科医疗连锁奠定了坚实基础。

  10月17日中午,在北京的一家咖啡馆,刚刚结束了和多家投资机构洽谈的固生堂总裁涂志亮和记者谈起了在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国家政策下,中医医疗机构所面临的巨大前景。

  疾病谱在改变,中医更重要

  谈到国务院新近出台的此项政策,涂志亮提出了一个问题:政策出台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中国目前医改的覆盖率已经超过了97%,这是处于全球领先的。然而,中国老龄化速度和老年人口总数在全球也处于领先地位,这就意味着我们国家需要非常大的财力支持来满足民众的医疗需求。我们的医疗体系投入主要在两块,医保和医院。我们要让老百姓享受更高的免费服务,谁来买单呢?”

  在他看来,国家必然会允许社会资本来兴办医疗机构,以及参与二甲医院的改制。因为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已经不仅仅是国家财政支出可以满足的了。

  中国目前医疗产业的GDP占比刚超过5%,这个数字在美国是17%,中国在快速步入老龄化的过程当中,人均GDP已经超过1.5万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健康服务业的发展则显得尤为重要。

  涂志亮告诉记者,在全球高端服务业有两个,一个是金融服务业,另一个是医疗服务业。“国务院的政策已经很明确地把健康服务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来发展,在美国来讲,医保只能满足保基本,怎么去解决更高层次的医疗需求呢?大病怎么解决?只有让社会资本和保险业高端的人士、以及大病医保的商业保险参与进来,把医保的费用控制住,交给市场才是答案。”

  在这个逐步完善健康服务业的过程中,中医似乎也应该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至少我们从数字上可以看到这种体现。从我国门急诊统计来看,中医在2005年的时候在门急诊的比重占了19%,但是到了2009年这个比例就到了21%,到2010年又增加到了22.12%,2011年更是达到了23.12%。

  “一方面,民众和政策对中医的认可、支持、信任是在提升的。提升基于两点,我觉得主要来自于疾病谱的变化,中医相对西医来讲,日益流行的慢性病在中医领域效果更为显著。在我国,死亡率居高的首当其冲是肿瘤,第二就是慢性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等,还有妇科儿科的疾病量都在增加,而中医的慢性病治疗,疗效来讲是相对显著地。基于这一点我们发现,慢性病多了,看中医的就多了。”

  另外一方面,人们健康意识的不断提高,对于调理亚健康状态需求不断增加,比如失眠、神经紧张、出汗、肥胖等,很多人都选择用中医来调理,这些就使得中医在民众中的选择度提高了。

  先搭平台 再建单店

  2010年,曾在爱康国宾担任销售总监的涂志亮创办了固生堂。爱康国宾的北京地区市场,是由他一手打下来的。这个过程中,他成功地为爱康摸索出B2B发展模式,“打破了传统做门店的模式,先把客户搞定,门店一开就盈利”。这在后来成为健康体检领域商业模式的典范。

  但是,走上自主创业之路后,涂志亮却选择了中医行业。论及原因,他说:“中医是我国的国萃,医生+药材的模式又具有连锁的天然优势,但这个行业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商业品牌。”这成为涂志亮将中医连锁做大的根本动力。

  中医医疗连锁领域之所以没有响当当的品牌,与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有很大关系。目前中医馆的经营创办者,80%以上是医生、医生的子女及亲友,这些创业者不擅长商业经营,创办的门店完全依赖于某一个或几个医生,失去了将企业做大的可能性。

  与许多新兴领域的创业者一样,如何将企业做得更轻,是涂志亮孜孜以求的目标。他的做法,是用平台化的模式经营传统的中医——先搭平台,再做单店。具体来说,就是广泛网罗国内已退休或即将退休的中医名家,打造一个优秀的中医医师网络,让他们成为固生堂的核心资源,以此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寻求合作,抢占金融机构的高端客户增值服务市场,成为其VIP客户的服务提供商。固生堂提供的服务由金融机构埋单,客户到固生堂则享受完全免费的服务,这样拥有了基础客源,再开门店,自然一开张就客源滚滚。

  “先有客户,再开门店”的模式能够保证医疗连锁机构在初始阶段稳定的客户群体,再借由口碑传播和市场拓展,会使其在初期更稳健发展。

  目前,固生堂的平台业务已覆盖了全国56个城市,合作医疗机构达到150家以上,通过自有门店及与经过严苛考核的第三方医疗机构合作,为金融机构提供全国性的VIP客户服务覆盖。“在全国,我们已经拥有500多万的已付费客户,仅在深圳,就有50万的银行已付费客户,单店开月不到三个月就能盈利。”

  固生堂最新结盟的金融机构是建行北京分行——今年5月,固生堂与建行北京分行携手发起国内首张中医健康联名借记卡——北京固生堂龙卡,持卡客户根据卡的等级享受不同级别的服务,甚至包括中医健康管理、中医体检、高端西医体、三甲医院的预约挂号服务以及安排住院手术等全年免费的家庭私人医生服务。

  良心医,放心药

  集约化、平台化的品牌运营,以及系统化的管理,才是中医连锁经营成功的保障。固生堂商业模式的核心,是管理式医疗——整个公司分工作业,有专门拓展名医的团队,有用信息服务做疗效跟踪管理的团队,也有覆盖全国的药材采购及物流体系,还有专业化的服务流程等等。其核心,就是对名医资源的保障,以及对药材品质的有效控制。“好医生加好方再加好药,是做好中医馆的基本保证。”涂志亮说。

  他把中医连锁的成功归结于这两点:良心医、放心药。

  由于中医博大精深,学术派别众多,民间中医诊疗水平的甄别,是很困难的。而国有医疗体系内有完整的临床、学习制度,三甲医院的主任级中医名老专家,则具有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诊疗技术也有很好的临床口碑。为此,固生堂在延请“良心医”时,严格遵守以下原则:

  1.国内三家医院主任级医师,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丰富的临床经验以及良好的患者口碑者。如国内脾胃学说的开创者之一的危北海教授;创立《望目辨证诊断学》的王今觉教授等等。

  2.家学渊源深厚,名老中医之后。如“京城四大名医”施今墨的外孙女祝融教授;龙江医派创始人高仲山的女儿高雪,女婿曲敬来夫妇等等。

  在众多名老中医的支持下,固生堂中医建立了完整的学科带头人制度,这一制度对形成以名老中医为核心的医生团队建设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医院建立了以学科带头人为首的临床诊疗体系:

  2012年初,为了支持中医药教育事业发展和吸引优秀的中医人才,北京固生堂中医养生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广州中医药大学共同设立了“名中医传承栽培奖学金”。据涂志亮介绍,该奖学金每年的预算为5万元,将奖励给临床经验丰富的中医人才。

  固生堂此举开创了国内首家临床医学专业学位研究生与导师奖学金,有利于搭建中医优秀学子与名老中医联系机制,借助社会力量让名医专家与学生沟通,同时有助于名中医临床案例整理与传承,让中医文化发展得到有力保障。

  只做“放心药”是固生堂另一条核心价值观,为确保所选药材道地纯正、采制务真,固生堂通过建立严格的药品质量管理体系,对中药饮片进行遴选,对药材质量进行把控。

  1 选 药

  固生堂拥有最大的药材供应商,无论从药材的定点种植(GAP),药品的标准化生产过程(GMP)再到药品的供应规范(GSP),都严格在药监局监督指导下进行,以保证药品质优。同时,固生堂力邀国内权威药材鉴定专家阎玉凝(北药)、张丹雁(南药)两位教授,一南一北,严把药材质量关,教授根据每一味中药的特性、产地及各地区用药的习惯,选出符合国家规定及疗效显著的中药原材料,为固生堂的中药把好了第一道关。

  2 炮 制

  炮制历来在中医药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固生堂药材的在炮制上显得极为精细。切割,碾磨每一个步骤均不许马虎;每一个动作都要求恰到火候,拿捏得当,务必保证药材的最佳药性。

  为配合并保证名老中医的处方,有药可抓,店里还存在两百多钟冷僻药材,或许这些药材一年也只用一次,但即便如此,也要做到质好药全,一旦其中一味药的药效过了就坚决扔掉,再重新进货备存,绝不以劣品谋取厚利。

  3 验 药

  固生堂所有药材均需“过五关斩六将”,做到让假药、替代品药、劣质药百分之百进不了固生堂的大门。

  饮片厂供应的中药会同时出具一份出厂检验报告,与此同时,固生堂工作人员会将同批次药材抽检送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实验室进行再次检验,两份报告进行比对,确保药材不含硫磺,保证药物有效含量等各项检验指标符合《中国药典》规定。

  同时,每月中医药鉴定专家将已入库中药实行二次对比复核,一旦发现不合格中药责令退回返厂注销,杜绝劣品流向市场。此外,固生堂还引入瑞士的SGS国际机构根据欧盟的标准进行农药残留的测定,实行更高国际化标准要求。经验与科技相结合,使客人手心里的药经得起考验。

  4 施 药

  汤剂是最古老也是最常用的一种中药剂型。煎法也是十分有讲究的,正如《医学源流论》中所说:“煎药之法,最宜深讲,药之效不效,全在乎此。”中药需要经过中药师的调剂才能配出每一剂不同功效的药剂,固生堂的中药技师调剂中药时,严格遵循传统的称药、回戥、核药、包药、煎药,每个步骤都深深地透出了传统中医的文化气息。此外,中药的煎煮也十分有讲究,特别是待煎的中药都先浸泡半个小时以上,使药材软化,让有效成分初步溶解,再根据每次中药的体积、质地、功效来计算煎煮时间和水量,每付中药都要煎煮两次,使药材充分煮透,再按照每个人不同的服用量进行分装,既继承了传统的煎煮要领,又融入了现代科技,让人们充分享用传统与现代融合的成果。

  首先从中药原材料供应至药材交易市场必须在药监局监督指导下进行,以保证药品质量合格。其次在药材炮制方面,聘请汉草堂“药都行业标兵”刘振法担当炮制工艺质量顾问,按照GMP/GSP质量认证体系标准进行生产。刘振法自幼跟随家人种植药材,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对药材和加工炮制有深入的了解,在几十年的摸爬滚打中积累出对药材炮制的丰富经验。

  为了让客户可以既不费力,又用到遵循古法煎煮的药物,固生堂中医在严格遵循古法煎煮的基础上建立了一整套独特煎药流程,从加水,到浸泡,先煎后下,再到药物的分装。

  五年内,全国成立百家连锁

  “今后5年内,固生堂要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成立100家连锁。”谈及今后的发展规划,固生堂总裁涂志亮说,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做好系统化、专业化、科学化的管理服务体系,在发展的过程中塑造和强化固生堂的品牌。而在明年,固生堂则计划与广州中医药大学合作开办10家国医馆。

  2012年8月,北京出台了鼓励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政策——“京十八条”,固生堂作为社会办医重头的中医药行业中的一员,藉此获得了更多政策利好。

  2011年底,在“京十八条”未正式出台前,为了配合十八条政策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出台了《关于鼓励名老中医开办中医诊所的意见(试行)》,鼓励名老中医可多点执业,鼓励名老中医带徒,允许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室开个人诊所,并给予津贴补助,按照国家级、市级分不同的标准进行发放。

  “对于名老中医多点执业,‘京十八条’的公布表明了政府务实的态度和立场。”涂志亮说,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北京市没有大型综合中医院,没有中医小型合作组织,老中医在家里执业。

  涂志亮选择创立中医医疗机构,因为他相信这个行业里一定能够出现影响中医医疗的品牌,虽然现在还没有,但这是固生堂的机会。“现在政府鼓励名老中医开办诊所、多点执业,这实现了医疗资源的合理分配,老百姓看名医不难了。”涂志亮觉得此政策对于中医医疗的推广有了可能。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固生堂现在做的事情是“建庙请菩萨”,希望将发展了几千年的文明做出品牌,让中医找到组织。

  政策的鼓励,让涂志亮更加坚定自己的发展模式。“我所做得事情就是,第一,荟萃中医名家,作为外资保险的直付医疗网络机构,服务国内外高端保险客户,并做中医名家的经纪人;第二,定位于亚健康和慢性病的治疗与调理,主要针对脱发、失眠、妇科、三高、心悸、胸闷、颈腰椎疼痛等症状,我们已形成一套治疗慢性病的方式和流程,要求医生有资质及很强的医学专业能力,不一定要多大名气,突出的是商业性品牌。”

  固生堂的这种独具一格的模式,在中医医疗服务领域目前还是第一家。涂志亮说。这种先找客户、树品牌,再开实体店的逆向思维模式,也为固生堂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可能。其目前的5家门店中,有2家就是通过并购完成。

  涂志亮为固生堂规划了“三步走”发展战略。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s,健康维护组织)模式,是固生堂在自营连锁达到一定规模后的未来方向。采用这种发展模式的美国联合健康公司,过去十年一直是全美排名前十的商业公司,旗下有三类业务:一是保险;二是专科医院;三是健康管理公司。

  “这种封闭式的医疗组织体系,使保险公司与医院成为一个整体,因为患者的支出由保险公司买单,因此医生更愿意以最低廉的价格治好患者的疾病,而不会再想方设法为他们开昂贵的药品。”涂志亮说,“当多家连锁店走上正轨,固生堂就会介入健康保险领域,做综合性的健康保险产品。但当前最要紧的,是做好系统化、专业化、科学化的管理服务体系,并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塑造和强化固生堂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