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芸 || “送子观音”李丽芸之从医心得

发布时间:2016-06-02 11:36:14  来源:固生堂中医

  “送子观音” 李丽芸是广东省中医院第一个女中医,其从医从教50余年,不仅是广东省名中医,也是全国名老中医。
 

  为什么选择从医?

李丽芸
 

  出生在战乱时期的李丽芸,童年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一场高热让她一边髋关节畸形,一条腿变短,为了不影响今后的人生前途,她父亲决定送她去学医。1954年,20岁的她毕业于广东中医药专科学校(即现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此后一直在广东省中医院工作。
 

  立足中医,携手西医
 

  2006年,李丽芸和弟子黄健玲合编了《不孕症中西医结合治疗》一书,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从中医整体观出发,结合现代科学物理、生物、检验,收集‘病’的证据,强调辨病与辨证结合。”作为中医同行,国医大师李济仁给予该书很高的评价。
 

  “我一辈子从事的是中医妇产科研究,但是我从来不排斥西医,中医不是万能的,有时候还要借助西医的手段为我所用。”李丽芸说,比如有的不孕症妇女,由于输卵管过度畸形和弯曲,导致卵子无法正常排出,这时候一意孤行仍坚持中医服药或敷药,很难达到治疗效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开始采取多途径综合疗法治疗妇科疾病,这种治疗方法是以妇女的生理病理特点为理论依据。”李丽芸说,妇科疾病的发生和发展,与冲、任、督、带四脉虚损、郁结、瘀阴、伏邪等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是妇科疾病与其他疾病截然不同的地方。


 

  多途径综合疗法,主要包括内治法和外治法两大类型,或从整体观出发,根据患者禀赋的异同,通过辨证论治,调整脏腑,调理气血,调养冲任,固健督带;或从局部着手,使药物直接渗透到病所,以利气机、通血脉、消症结、清湿热。 “如盆腔炎或盆腔包块、子宫内膜异位症、陈旧性宫外孕、不孕症、痛经、闭经等疾病,采用内服、外敷及药物保留灌肠等多途径综合治疗,能更有效地促进盆腔炎症渗出物的吸收,粘连的松解,增厚组织及结节的变薄变软,血肿、包块的消散以利于输卵管功能恢复,小腹外敷中药还具有良好的缓急止痛效果。而子宫颈炎、阴道炎所致的带下及阴痒症,采用阴道药物纳入及熏洗法,有清热利湿、润肤止痒、消肿散结的功效。因此综合疗法通过内服与外治结合,全身用药与局部用药结合,治标与治本结合,能有效地加强机体的免疫功能,从而提高临床疗效,缩短疗程,是中西医结合治疗妇科疾病的一大特点。”

 

  如何看待不孕不育?
 

  “妇女有经、带、胎、产、乳等特殊生理,胞宫、胞脉、胞络均系于肾,肾气充盛,天癸泌至,冲任二脉功能协调是妇女生理活动正常的根本。”李丽芸认为,妇女在生长发育过程中,肾气充盛,天癸泌至,冲任通盛,肾精气的盛衰决定了人的生殖功能,肾气盛则生殖之精成熟,女精降至则阴阳和,两精相搏孕育乃成。“妇女生理特点是经、孕、产、乳均以血为用。凡感受外邪,七情内伤或体质因素、生活所伤,均可致脏腑功能失和,血气不利,冲任二脉损伤。血脉流通,病不得生;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李丽芸认为,不孕症和气血失调也关系密切,气机郁滞,气血不和,冲任不相资及致不孕;气虚推动无力,可致津液凝聚,痰湿内生;气机不畅,胞脉受阻,不能摄精成孕;邪气入血,与血搏结,血瘀胞脉阴滞,两精不能相合而不孕。
 

  根据中医学理论和不孕症发生的具体机理,结合数十年临床科研,形成了不孕种子当先调经,调经以“肾”为本;重视“湿浊与不孕”的密切关系,主张多途径给药的学术思想。显著的疗效吸引了来自美国、加拿大、澳洲、新加坡等国家以及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各地的患者。
 

  李丽芸教授素有“送子观音”的美誉。目前根据李丽芸教授临床经验研制的10余种中成药,已制成医院制剂广泛应用于临床,如调经种子的益真1、2号胶囊、孕宝口服液;治疗功血的止血丹;治疗妇科炎症的清炎宁合剂、通瘀1、2号片、复方毛冬青灌肠液、复方毛冬青颗粒剂;治疗多囊卵巢综合症的苓术冲剂、参芪胶囊;治疗盆腔包块的消症丹等等。治疗妇科疑难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尤擅长治疗不孕症,认为不孕症主要涉及肾、肝、脾,而以肾为本。气血失调是不孕症的主要病机,与血瘀、湿浊亦相关。同时,采用辨病辨证相结合,利用现代医学先进的检测技术和方法,查清病因,明确诊断;注重调经、治带、怡情,重视整体调节,并配合饮食调护。
 

  注重实践,不忘经典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李丽芸在患者心目中就有了“送子观音”的美誉,她觉得做医生就是要心怀慈悲,能在疾病面前做到一视同仁、无欲无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