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长白山野山参未成“精”却成“妖”——谁之过?

发布时间:2016-06-20 17:37:35  来源:固生堂中医

  一、“妖参”闹剧引热议
 

  前几日,野山参“第一股”参仙源(831399)因财务造假遭证监会处罚,成为新三板首个公开的财务造假案例,再度引发市场热议:参仙源主营长白山野山参种植及销售,2013年,通过关联交易和将外购野山参作为自挖野山参销售,虚增利润共计1.29亿元。一个号称“野山参第一股”的企业,居然依靠假交易、做假账蒙骗投资者才得以上市……
 

  参仙源并非爆出长白山人参丑闻的首家企业,早在2011年,吉林紫鑫药业(002118)就曾凭借人参业务,自导自演,炮制关联交易的惊天骗局,一年内使业绩高速飙升近2倍;在身披“人参”概念之后,紫鑫药业股价自2010年下半年开始一路上扬,在此背景下,创始人郭氏家族所持紫鑫药业股权的账面财富呈几何方式倍增。人参业务的背后,隐藏着一盘控制人靠虚假交易推高股价以抢夺财富的大棋……
 

  与国内此起彼伏上演“妖参”闹剧相比,有着同宗同源的韩国的“高丽参”却得以修炼“成精”,我国的长白山人参市场“散、小、乱”, 虽然产量占到全球人参总产量的70%以上,总产值却不足韩国人参的10%;参农守着参园数十年,发现人参越来越不好卖,在中国找不出一个人参品牌足以和韩国高丽参品牌“正官庄”相抗衡。
 

  长白山人参曾经是中华民族原产地品牌的骄傲,拥有得天独厚的人参种植环境和几千年的人参历史文化的长白山脉孕育了名满天下、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百草之王”,却孕育不出一家优秀的人参企业!长白山人参产业一蹶不振,千年人参未成“精”却成“妖”,症结到底在哪里?
 

  治病必求于本,本立而道生,要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也许从种植的源头探索长白山人参的生长历程对我们有所帮助。
 

  二、云海天池育神草
 

  人参又称黄参、地精、神草、百草之王,是重要的中药原材料,《神农百草经》中记载,人参有“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的功效,“久服轻身延年”。人参喜阴凉,叶片无气孔和栅栏组织,无法保留水分,温度高于32度叶片会灼伤,主要生长于北纬33度—48度之间的海拔数百米的以红松为主的针阔混交林或落叶阔叶林下。
 

  中国的长白山地区,古老而神奇,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资源,长白山自然保护区是欧亚大陆北半部山区生态系统的典型代表,以长白山的天池为中心的原始森林的外延带是一个完整的温带湿润山地自然生态圈,十分适宜喜寒冷、湿润气候的人参生长。
 

  长白山人参是长白山孕育的天然瑰宝之一,是闻名遐迩的“东北三宝”之首,据文物考证和文献记载,长白山人参采集的历史至少有两千五百年,栽培的历史至少有两千年。
 

  据长白山脉北麓依兰县县志《依兰县地方志》记载,长白山人参“秉东方生发之气,得地淳精之灵,生成神草,为药之上品”,在历朝历代都被当作贡品敬献皇室,“岁一朝贡”;乾隆皇帝在《咏人参》中道“灵区产神草”,盛赞长白山人参是“一穗垂如天竺丹” ,长白山人参名副其实地得到了帝王瞩目,权贵青睐;民间甚至将其奉为神物,相信人参可以续命延生,孙思邈的《千金方》中就载有独参汤可吊气延生之说,金庸的《天龙八部》中更是以大把的长白山野参挽救了将死的阿紫……
 

  三、前人之功当为鉴
 

  种种记载和传说,都印证着长白山人参曾经在人们心目中堪比“神物”的地位。其实,长白山曾经拥有的良好口碑和神圣地位,深深地根植于其背后一代代参农几十年如一日的精心栽培。
 

  最早的长白山人参,深藏于长白山深处的原始森林中;神农尝百草医百疾,将人参列为上品,是人参药用的起始;自从人们认识到人参的神奇效果,长白山人参即被列为贡品之首,每年向京城朝贡,只有王侯将相才有机会享受;汉代以后,长白山地区人烟渐密,斩林拓荒,年复一年的采掘,使长白山野生人参急剧减少,逐渐出现园植参,道光年间,长白山通化地区出现人参园,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人参栽培技术。
 

  长白山地区园参种植的传统工艺在时光的打磨中日渐成熟,一直延续到清朝、民国时期,据民国十七年(1928)《辑安县志》载,当时“园参为人工栽培者,选山坡地作畦,每畦宽三尺六,长二尺五,秋末播种,明年初夏苗长。畦边相间置木桩,上盖苇帘,宽五尺,避日光,并并遮大雨。畦上土常松,不令生草。越二年另恳生地作畦,仍于秋末我之。越二年再恳生地栽之,此曰小中货。越二年另载,曰大中货,再载二年,仍旧法移植,曰大货,又越二年即可出售。”
 

  传统工艺栽培下的人参完全依靠自然地力,自然生长,一个栽培周期大约需8~10年,所栽人参不施化肥、农药,只依靠自然的新林土腐殖质滋养人参生长,并依据人参习性予以松土、遮光、移植等保护性质的照料,虽然产量不高,但是精心培育出来的都是最接近原生态的人参,其品质、疗效也是最接近野生人参的。
 

  这时候的园参成熟后首先被销往“山货栈”、“山货庄”及“帮行”等个体收购加工点,关内、海外商人常结帮来长白山地区收购人参,并将人参销往内地、海外。
 

  当时精心栽培出的长白山人参受到了海内外人们的认可和追捧,参农数量和人参产量逐年上涨,民国初年(1912年)长白山抚松县有栽培人参专业户470余家,年产人参35吨,到民国十八年(1929年),抚松地区种参户700多户,人参年产量增加到700吨。
 

  民国时期的自然栽培方法,既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人参的人为干预,保留了人参的自然属性,又缓解了野生人参在大量采掘之后濒临消失灭迹的窘境。当时产的人参都是名副其实的原生态、无污染的上等人参;守着参园,精心栽培的参农,可谓精益求精的匠人,用尽一辈子的耐性和时间,只为浇灌出一颗好参。
 

  四、他山之石可攻玉
 

  提到人参,除了长白山人参,人们很可能还会想到大名鼎鼎的韩国高丽参。种植历史更短的韩国高丽参总产量仅为长白山人参的30%,总产值却为吉林人参总产值的20倍,韩国更是借此成为国际人参行业标准的制定者;韩国高丽参的品牌老字号“正官庄”一直以品质著称,拥有世界瞩目的知名度,受到世界各地人民的认可;正官庄2010年收入就达到约45亿元人民币,2011年在中国各地的直营店开张后,仅5个月的销量就达到4000万美元……正官庄和韩国高丽参,无疑成为了人参行业成功的典范。
 

人参
 

  同是人参,为什么长白山人参市场萎靡不振,而韩国高丽参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鉴正官庄人参的成功之道,也许能帮助长白山人参找到前行的方向。
 

  1、 悠久历史 品质保证
 

  “正官庄”的前身是宫内部内藏院参政课,早在1899年,李氏朝鲜末期,即由政府设立,为专门掌管高丽参制造及输出的官方机构;1928年,该机构开始使用“正官庄”作为品牌标识;1940年开始用“正官庄”品牌出口红参;1999年,韩国人参公社正式成立……正官庄可谓拥有悠久的历史;其出产的“正官庄高丽参”由政府直接监督制造,政府对品牌的背书使正官庄高丽参的品质受到国际的广泛认可与信赖。
 

  2、 细分栽种 严格管理
 

  韩国人参研究学界将高丽参分水参、白参、红参和太极参,人参收成期为播种后的4年到6年,种植4年后需特别护理,否则容易腐坏;高丽参到生长6年时充分成熟,相当于人类的壮年,此时养分最为充足,一旦生长超过6年,则会体型变形,功效降低,所以,高丽参的6年根是“参中极品”。
 

  正官庄是唯一采用6年根人参的人参制造技术企业,从选地栽培到流通,共经历7次严格检测。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正官庄采用的是严格的合同栽种形式,从选定土壤、种植、耕种技术指导和收购管理,都有一系列严格的技术支持,从而使原料参的质量在每一个环节都得到了可靠的保证。
 

  种植前,专业技术人员会对土壤的肥沃度,重金属含量等进行严格的检测,通过检测标准的土壤经1-2年的改造,成为最适合人参栽培的土壤;土壤培育后将再次进行检测,只有通过检测才可以开始种植6年根的人参;选定参田后,土地的主人会与韩国人参公社签订合同,保证6年内人参的栽培、种植、收获由公社派出的专业人员进行指导,专业人员随时到参田检验农户的耕作及管理状况,并记录每一片参田的耕作相关细节并进行管理;每年的收获期,公司的全体职员将到采收现场进行监督,采收原料参时均采用条码式管理,保证每一根原料参都是正官庄合同栽培的人参。在韩国人参公社设立在大田的人参工厂生产车间,从人参田里收获的6年根人参,经过清洗、蒸参、外形选别、整形、自然干燥、质量选别、蒸湿压型等一系列严谨工序后被密封包装,每一个步骤都有温度、时间等标准的严格控制,以保证人参合适的水分、外观。
 

  从土壤、原料参、包装材料到成品,正官庄按比韩国国家要求更苛刻的检测标准对高丽参的260种成分进行了7次检测,从而保证产品的优秀品质,正官庄是当之无愧的唯一获得<国际公认试验机构认证>的高丽参制造企业。正是这种对产品极致的追求,成就了正官庄高丽参的精品品质和经久不衰的品牌声誉。
 

  反观我国,长白山地区人工种植人参以来,从种植、收获、加工到销售极其分散,没有行业标准,没有行业协会监管,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对长白山人参质量的认证系统;市场上的长白山人参质量参差不齐,外行人难以辨别人参的真假好坏;由于监管的缺位和利益的驱使,多数参农栽种不规范,对园参施以农药,导致农药残留和重金属超标;由于人参对土壤肥力要求很高,最早的园参栽培都是依靠自然的新林土腐殖质滋养人参生长,为了维持土壤的肥力而两年一移植,而今的参农为了追求产量,普遍对人参施以大量的化肥、复合肥……
 

  长白山人参在种植上的放松,其实是在源头上降低了人参的品质,削弱了品牌竞争力,这样一来,长白山人参品质受到的怀疑也就可想而知了。
 

  3、 产品进步 重在研发
 

  韩国人参公社自开创了正官庄品牌以来,就在研究开发上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韩国人参公社的研究所内,现有数百名研究人员,专业的研究人员夜以继日地进行对人参加工科学及功效的研究,韩国人参公社平均每年销售额的2%都用于研发,仅2009年就投入了115亿韩元。韩国人参公社还与高丽人参学会、韩国食品开发研究院、韩医学研究院等构筑网络,努力开发安全、高品质的人参制健康食品。
 

  将严格的人参种植与科学的研发结合起来,除生产人参外,韩国人参公社还相继开发出了原支参、人参提取液、红参茶、红参精丸、高丽参膏、高丽参粉、红参糖果、高丽参粉胶囊、高丽参元饮品等一系列更加方便食用的健康系列产品,建立了包括人参种植、人参加工、药品、人参保健品和食品、化妆品、蜂制品等在内的人参全产业链,实现了更多的价值增值。
 

  而中国的长白山人参加工多数处于低水平层次,缺乏对人参的深加工;医药企业是中国人参产业的主力军,虽然医药企业在人参开发上已有一定积淀,却主要局限在药品、保健品等领域,应用范围比较窄,长白山人参在食品、化妆品等领域的开发远远落后于正官庄。
 

  4、 开拓市场 走向国际
 

  为了巩固品牌地位,韩国人参公社在国内外大量设立正官庄连锁加盟店,并且高度重视人性化的客户关系管理。在此基础上,韩国人参公社还在美国、中国单独设立法人,并不断实现海外支社的法人化,摆脱过去以收益为中心的市场运营,果断地投入人力及物力上的支援,不断拓展海外事业;在以医药品为中心的日本市场上,韩国人参公社通过开发新的流通及各种事业模式,推进健康食品市场的开拓;在西欧、越南和中东,韩国人参公社通过推进研发及产品开发,不断开拓着以红参为基础的新兴市场,培植符合当地文化的本土化营销,宣传高丽参的价值。市场的不断开拓和品牌的持续积累让正官庄人参的“精品”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而长白山人参生产企业小而散,产业化程度低,品牌竞争力弱,人参生产企业之间常年靠低价竞争以存活,缺乏对市场的开拓,人参大品牌严重缺位。中国有约5000家人参生产企业,却没有形成一个稍具知名度的人参品牌,其背后的原因发人深省。
 

  五、 唯“精”唯“慢”可攻坚
 

  正官庄的人参种植之道在于其对产品极致的追求,它尊重了人参“六年成熟”的自然属性,在六年时间里,给予人参自然、安全的环境和精心、细致的照料,严格把控产品的质量,并辅之以科学的研发与管理,致力于做最高品质、最安全的高丽参。
 

  自然与科学的完美结合,造就了正官庄的名誉和成功。
 

  国人的失败,当反思其“急”,毗邻的成功,应归功于“慢”。正所谓,“好产品不一定能成功,但成功的一定是好产品”。长白山千年人参的逐渐衰落之路,实际就是重量轻质的“赚快钱”经营思维所致,结果必然是透支品牌信誉,假劣伪冒充斥市场,无真正精品支撑的闹剧最后也只能落得个一地鸡毛的下场。
 

  这颗曾经的民族原产地瑰宝如今已走到了发展的岔路口——如何让长白山人参重新“得地淳精之灵”,重新生为“神草”,再次得到大众和市场的认可?正官庄的成功之道实在值得借鉴。
 

  唯有“精”、“慢”才是长白山人参的正确发展之道:人参是长生之物,又极其娇贵,对环境要求极高,所以人参的种植切不可急功近利,更不能违背其生长的自然规律;应在遵循其生长成熟自然规律的基础上给予精心的照料和科学的培育、管理。自然与科学的结合,才是真正的精益人参之道;种出了精益的人参,人参产业的复兴之路还会远吗?
 

  沉下心,慢下来,尊重人参的自然属性,让长白山人参根植于洁净的土地里,沐浴在清新的空气中,在参农精心的照料下,集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静待参花开,千年人参之灵气自会来!
 

  农之正道——法于自然,精于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