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固生堂专家朱进贵的信:感谢的话,要郑重说

发布时间:2018-04-12 13:45:32  来源:固生堂中医

  “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么,如果是重塑之恩呢?
 
  2017年2月10日开始,我有幸找到您给我治疗,在您神奇的银针之下,整整一年,我没有再发过烧,没有再四处发炎。治疗前我的尿常规永远都有白细胞和细菌,深圳最大的三家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我全都看过,依然按下葫芦起了瓢,杀了这个菌来了那个菌。血液指标多项不合格,抗核抗体,抗SSA,抗SSB 等五项免疫抗体阳性,各项免疫球蛋白均偏高几倍,补体又全都偏低。所以鼻炎咽炎肺炎,各种病痛不断。
 
朱进贵
 
  经过您这一年的治疗,最近的一次检查,尿常规完全正常,血液指标只有白细胞还偏低,其他都正常,抗体阳性由5项减少到3项,免疫球蛋白及补体指标也都在向正常值靠近,最最重要的,不是这些指标,而是我从那个一个月三十天里有二十几天被各种病痛折磨的人,每个月至少跑两次医院的人,每天大把吃药的人,变成现在这样,一年一粒药没吃过,而且精力充沛,气色红润!病痛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诊室里不明所以的新病人经常问我,“你是在这里扎美容的吗?气色那么好完全不像病人啊!” 这难道不是“重塑之恩”吗?
 
  整整一年了,每天准时来您的诊室报到,和您一起迎来送往了许多病人,也带了不少朋友来找您治疗,真的是被您的神奇医术所震撼!维生素B1,B6, B12,维C,地米,强尼松龙,6542,扑尔敏,就是这几种寻常药物,被您用的出神入化,再加上那虽然小却有着神奇力量的银针,您用它们几乎可以对付所有的病痛。说是所有那肯定是有些夸张,然而,我亲眼所见脑梗行动不便的病人,几个人搀扶着上来,您“噌噌”几下给他扎上针,让所有扶着的人松开手,大喊一声“走”,他便走将起来,不过是十天的时间,就完全行动自如,若不是在您诊室久了,看过不止一个这样的病人,任谁都会觉得这是您请回来的“托儿”。是的,针灸对于脑梗初发的病人,就是有着这么神奇的效果!
 
  除此之外,各种疼痛,各类皮肤病,各类疑难杂症,像我这样服了5年西药的红斑狼疮患者,每天80个单位胰岛素的糖尿病病人,戴着呼吸机的肺心病患者,全都在您的治疗及指导下停掉了药物,胰岛素和呼吸机。您的理念是停掉外用的药物和设备,用针灸启动每个人自身的免疫系统,胰岛功能及心肺功能,说实话,我作为一个久病成医,对各类疾病都略知一二的病人,有时候都为您捏了一把汗,但是有句话叫做“艺高人胆大”,说的就是您啊!
 
  您的“胆大”是建立在过去四十几年的从医经验,六十万人次治疗经验的基础之上,建立在您自己在自己身上扎遍各个穴位,为了了解药性所有的药都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剂量用在自己身上的基础之上。有一次,您为了实验扑尔敏对咳嗽的疗效及对人体的副作用,一次服用了14片扑尔敏。听完之后,我彻底惊呆了……在诊室里,您会对那些崇拜您的病人说:“我是人,不是神”,嗯,其实在我们心里,您是“神人”!
 
  除了医术,您的医德令人无比钦佩。一个上午,将近四十个病人,每个病人该扎怎样的穴位,哪天需要打针,配什么药,您都记得清清楚楚,忙而不乱;您的病人中太多位高权重,非富即贵之人,您一律平等对待,其实也并不是完全平等对待,有些家庭条件不好的您会更照顾一些。一对母子远从甘肃而来,租房子住,即便是过年放假合家团聚的时候,您还安排加班给他们治疗,为的是让他们早好早回家,节省一些费用;每个病人,您都会和他们讨论病情,找到最合适的治疗方案,如果是需要手术,您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先去做手术,而不是和其他的“神医”一样大包大揽,耽误病情;
 
  除了医治,很多慢性病都需要平时生活中调理,您都会耐心的交代在饮食运动及减药方面需要注意的事项;除了治病,您自创的一套神奇体操,动不动就拿起床单地上一铺,亲身示范起来;很多医生,尤其是中医,喜欢不出错就好,只停留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而您,遇到疑难杂症就深入钻研,不管是自身免疫系统的疾病,基因缺陷的问题,还是很多西医宣告无解的病症,您都有一些心得体会和治愈的案例,活到老学到老,说的就是您啦!
 
  在您的诊室里,既能医病,还可“医心”。您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生的豁达,对兴趣爱好的狂热与认真,都深深的影响了我们。您曾经是篮球高手,五十几岁的时候还可以连打几个小时不下场;也曾经喜欢过跳舞,成为过“深圳舞王”;后来改打高尔夫球,保持了每周至少下场五次的频率,今年的您,已经是六十七岁的人了,竟然和朋友打赌,然后就在一天内打了三场球,54个洞,若不是约的就是我的朋友,我也不相信您能坚持的下来啊!您还有一个爱好是唱歌,最喜欢草原歌曲,所以每天诊室里都大声放着草原上的热情奔放的歌儿,而您把病人扎上针,就开始放声高歌,偶尔下午不打球的时候,您会一个人去歌厅唱上整整一个下午......
 
  我不知道一个人是如何可以做到像您这样,在对医学认真谨慎深入钻研的同时,又可以对兴趣爱好如此执着的追求。在治病的时候,您是“一灯大师段王爷”,而在生活中,是“老顽童周伯通”。听着您的高声歌唱,时而教病人一个伦巴舞步,或者指导打球的人如何正确的挥杆,听见您开导病人说“把生命交给上帝,把快乐抓在手中”,我们的心也跟着轻松欢快了起来,病不治也好了几分!
 
固生堂
 
  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言归正传,我是想在这个跟您治疗了整整一周年的特别日子里,郑重的感谢您!然而这不是普通的恩情,红斑狼疮,是西医领域里尚不能治愈只能控制的疾病,而用来控制的药物无论是激素类还是免疫调节类都对身体有着不小的损伤,我现在能够做到停药一年且无病无痛,这真的是奇迹,是您对我多病多痛的身体,进行了重塑......我深感无以为报,只能郑重地写下这一篇,记录您的神奇,表达我的感谢!很幸运经过这一年的接触,您也把我当成了朋友,令我倍感荣幸,希望一直可以跟您做朋友,一直跟您学习!
 
  李敏于2018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