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卫权 || 领悟中医精髓 创下无数医学奇迹

发布时间:2016-07-20 11:51:08  来源:固生堂中医

  欧阳卫权,师从“国医大师”李振华、禤国维教授及中医大家李可老中医,坚持以纯中医治疗疾病,从医多年来,凭借着精湛的医术,以及活用经方为不少患者摆脱病魔,甚至曾以一根小小的银针让ICU里的患者迅速摆脱痛苦,燃起生命的希望,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医学奇迹,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许!更难得可贵的是他仁心仁术,有着身为医生救死扶伤的使命感……他是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固生堂专家欧阳卫权。
 

欧阳卫权
 

广东省中医院副主任医师、固生堂专家欧阳卫权
 

  苦学中医经典,只为领悟中医精髓
 

  “我自小就练习武术,所以对经络穴位很感兴趣,加上喜欢中华传统文化,而中医又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所以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就报了中医,没想到真的被湖南中医学院录取了。”欧阳卫权医生谈起他当初选择从医的原因,笑称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喜欢传统文化而学中医,但是学了中医以后才发现,原来想当一名名符其实的中医如此艰难。
 

  在大学时期,欧阳卫权医生每天都要背很多知识点,翻阅无数中医古籍书,虽然学习成绩一直名列班级前三,但他坦承当时并没有真正理解中医。中医文化是博大精深的,不是光靠熟读古方就能领悟到其中的精髓,还需要不断地实践探索,更需要名师的指点。当时的欧阳卫权医生并没有拜到很好的老师,也没有机会,所以只能靠“课堂式背书”的方式完成学业。毕业以后,欧阳卫权医生以综合第二名的成绩被分配到了湖南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从事临床工作,但是那时他对中医并没有完全领悟,所以开具有疗效的中医处方成为了他的一大难题。
 

  欧阳卫权医生很苦恼,但更多的是想要改变,他不愿成为一个只会应付式看病的医生!
 

  大学毕业以后,欧阳卫权医生发现名老中医的经验方对于现代疾病有不错的疗效,而且方子相对比较简洁,容易理解,对功效也描述得比较清楚,所以他觉得似乎找到了一条能搞懂中医的捷径,便投入到了名老中医经验方的学习中。那时的他,手抄了三百多个名老中医经验方,又自己编写方歌,并将这些方子贴满宿舍的床头墙壁,每天背诵,熟读于心。这种做法虽说暂时缓解了他临床用方不够多的困境,但不久,通过临床实践发现,仅仅靠熟记名老中医的经验方,是不能真正解决临床疑难问题的。
 

  只有重新回归到中医经典,才能真正领悟中医精髓。欧阳卫权医生又将学习方向转到了中医经典《伤寒论》上。在读研期间,他经常到图书馆去看《伤寒论》及相关书籍,通过不断地钻研探索,最终豁然开朗。从那以后,他在中医临床上就有了质的飞跃,做到了灵活运用经方解决各种疑难杂症,特别是在治疗皮肤病方面,颇有成效。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我们很难一下子掌握中医的精髓,所以要多学习中医的经典。不管学习的过程有多么艰苦,都要先打下中医基础,才能在以后的从医过程中通过临床实践不断改进,真正掌握中医的要领。” 欧阳卫权医生如是说。
 

  正是因为欧阳卫权医生有着这种对于中医经典的领悟,他投身于《伤寒论》的钻研,探索出了经方辨治疾病的心法,成功治愈了不少患者。撰写专著《伤寒论六经辨证与方证新探--经方辨治皮肤病心法》并成功出版发行,使欧阳卫权医生成为国内系统性地研究《伤寒论》六经辨证治疗皮肤病第一人。此书出版后,竟一时洛阳纸贵,短短两年内已第三次印刷了。
 

  坚持纯中医治疗,创下无数医学奇迹
 

  “世界上有两种伟大的职业,一种是老师,拯救人的灵魂;一种是医生,拯救人的生命。作为一个医生,拥有一颗慈悲之心是最基本的要求,救死扶伤更加是使命。”这是欧阳卫权医生的看法,也是他从医20年多来一直奉行的宗旨。他认为一个合格的中医,不仅是需要坚持中医理念,以深厚的医学造诣给予患者获得行之有效的治疗,还要有个人的品德修养,对待患者要有发自内心的关切。因为患者来找医生看病是出于信任,有些甚至是把性命交于医生,所以医生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位病人,尽最大的能力帮患者解决痛苦。
 

  确实,即使每天慕名而来找欧阳卫权医生看病的人有很多,但他也从不马虎,总是仔细询问患者的病情,照顾病人的心情,并坚持以纯中医治疗,通过精湛的医术,救下了一个又一个徘徊在生命边缘的患者。
 

  故事1:小小银针燃起生命希望
 

  2013年的“722甘肃岷县漳县地震”事件中,岷县申都乡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周某不幸重伤,他的腰23骨折和第8以下肋骨骨折,造成下肢瘫痪并伴有脾破裂。虽然经过了ICU抢救及手术治疗,但10天过去了,患者严重失眠和腹胀不能排便的问题一直不能解决,之前采用的西医治疗如灌肠、导泻、镇静、安眠等都不见效。加上下肢功能障碍让患者一度消沉,开始出现心情烦躁,甚至于排斥治疗的现象。当时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医疗队专家之一的欧阳卫权医生得知情况,立马对患者进行针刺治疗。几针下去,患者当即有了睡意,而且一下睡了几个小时。同时,欧阳卫权医生运用经方加减,给患者内服及灌肠,严重的腹胀不排便次日即得到缓解。中医眼见为实的疗效让ICU的西医同行们大为折服。患者也心情大好,决定积极配合专家治疗,重新燃起了生命的希望。
 

欧阳卫权
 

欧阳卫权副主任为患者扎针治疗
 

  故事2:坚持以纯中医治疗控制严峻病情
 

  多年前,还在欧阳卫权当主治医师的时候。一名50岁的朱女士右侧面部红肿疼痛并伴有高烧3天前来急诊,在来之前在其他医院被误诊,导致病情有所延误。欧阳卫权医生诊断为是颜面丹毒高热,而且病情急重,势如燎原,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败血症,但是他坚信中医能迅速控制病情,所以跟病人及家属解释利弊之后立即开了中药颗粒剂,并亲自为患者冲药。大约是当天晚上11点,患者体温升到39.8度时服了药,到了凌晨1点半患者体温为39.6度,似乎并没有多大起色,但是欧阳卫权医生自信地鼓励病人要继续坚持,并一直陪着病人,细心观察病情,就这样到了凌晨2点,患者体温顺利下降,最终成功治愈。
 

  “从来就没有看过一个医生会亲自为患者冲药,还一直鼓励我,支持我,欧阳卫权医生真的是一位好医生呀!”该女士十分感激,以至于每年的节假日都会向他发送短信祝福,而欧阳卫权医生也会在百忙之余跟患者进行互动,就好似朋友一般……
 

  故事3:中医不是慢郎中
 

  一公司高管才40岁,即被确诊为前列腺癌晚期并转移,入住某西医三甲医院时,出现高热、黄疸、肠梗阻。10余天不能退热、大便不通。病家邀请欧阳卫权医生会诊。经仔细诊察病情后,欧阳卫权医生自信地告诉病人家属:虽然病人的晚期癌症目前不好预料,但目前的高热及肠梗阻,中医应该很快就能解决,快则一剂药,慢则三天,即可见效。于是开出《伤寒论》经方,剂量特别大,并详细嘱咐煎服方法。病人服后,果然一剂药即大便得畅泄,随即高热退至正常。
 

  故事4:中医最擅长的是疑难杂症
 

  70余岁的徐伯,长期受丙肝、肝硬化、糖尿病、失眠、前列腺增生等很多病患困扰。在医院住院期间,给予干扰素治疗其丙肝,同时,主管医师建议他做射频消融术治疗前列腺增生。谁知做完后厄运即降临了。徐伯从此后一直出现小腹胀痛,甚则牵扯至大腿,并出现尿血,严重时腹痛不已,尿色鲜红。此后三四年来,先后看过十几位中西医男科专家,“有些甚至是挂号费数百元的国内顶级男科专家”,徐伯如是说。但无一人能治愈他这个痛苦,三四年来,无时无刻不忍受着小腹的胀痛,徐伯说:“那种情形,真是生不如死!”。关键是,为了这个疑难病痛,徐伯已经花费了30万之巨,一生积蓄差不多快掏空了。后来,经人介绍找到了欧阳卫权医生,欧阳卫权医生仔细诊察了他的病情后,开出了著名的《伤寒论》经方: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才服数剂,腹部胀痛明显减轻,令人惊异的是尿血也再也不出现了。经继续巩固治疗后,徐伯的腹痛尿血完全治愈,而前后花费不过数百元。那天,看完病后临走时,徐伯突然转身向欧阳卫权医生行了三鞠躬,热泪盈眶地说: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欧阳卫权医生赶紧把徐伯身子扶起说:“您言重了,这是我们做医生应该做的!”。
 

  “做医生能赚很多钱吗?能得到很多利益吗?其实并没有!当医生追求的无非就是攻克疾病的喜悦以及看到患者康复的笑脸。”欧阳卫权医生深有感悟,更加肯定当初不断钻研中医经典是正确的,因为能以医术攻克疑难杂症,帮助摆脱病魔的困扰,他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为更好地传承中医理念 结缘固生堂
 

  随着时代的进步,现代很多人在享受生活便利的同时,身体却在慢慢被侵扰,所以需要特别注重疾病的预防。而在“防治未病”方面,中医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优势。欧阳卫权医生崇尚中医理论,坚持以纯中医治疗疾病,更是从未停下探索中医奥秘的脚步,他希望用经方帮助更多的人“防未病,治已病”。
 

  但是如今中医发展并未尽如人意,由于西医观念的渗入与影响,使得许多中医师在临证之际,不知不觉陷入西医的思維模式,甚至有时脱离中医辨证论治的原则,使中医在学术上的精髓和特色丧失殆尽。中医要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与传承,单靠欧阳卫权医生一人之力远远不够,他需要一群志同道合的中医一起坚守,传承中医理念,治病救人。固生堂“传承中医,以振兴中医为使命”的理念得到了欧阳卫权医生的赞同,所以他选择与固生堂结缘。在这个平台上,好的中医可以施展更多的抱负,真正实现中医的价值,还可以成立“名医工作室”,以团队的力量支持中医,发展中医治病的特色,为更多的人造福。
 

  欧阳卫权医生精研中医经典,领悟中医精髓,甘守平淡,不追名逐利,坚守在自己纯中医的阵地。他付出自己所有的真心,将患者当作亲人好友一样对待,只为看到患者康复后的笑脸…..这样一位仁心仁术的医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值得每一个人敬仰!
 

  专家简介:
 

欧阳卫权

  欧阳卫权,副主任医师   广州骏景分院  皮肤科
 

  简介:副主任中医师,广东省中医院青年名中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经方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名医学术思想研究分会委员,广东省针灸学会皮肤病专业委员会常委兼秘书,广东省中医药学会中医外治法专业委员会常委。师承“国医大师”李振华、禤国维教授、“古中医流派”李可等著名老中医。主张回归中医传统,用中医思维指导临床,坚持纯中医道路。致力于中医经典《伤寒论》的临床应用研究,出版个人专著《<伤寒论>六经辨证新探——经方辨治皮肤病心法》,影响甚大。主编专著2部,发表论文10余篇,主持及参与各级课题8项。
 

  擅长:运用经方治疗如发热、咳喘、胃肠病、心悸、痹痛、月经不调、带状疱疹神经痛、红斑狼疮、血管炎等各科疑难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