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值得所有人说声谢谢!医师节快乐!

发布时间:2018-08-19 11:39:00  来源:固生堂中医

有了孩子之后,我才频繁和医生打交道。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我晕晕乎乎去了妇产科。

 

严肃的男医生看了一眼验血的结果,说:“哦,宝宝应该可以好好长的。”

 

我内心一惊,被一种奇妙的感觉攫住了。

 

在这一刻之前,这个新的生命于我而言,只是验孕棒上的两道杠,在这一刻之后,医生金口一开,他便成了“宝宝”。

 

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去做儿保。

 

因为是牛奶蛋白过敏儿,又吸收不好,成长数据不理想。

 

对着脸上就差写着沮丧二字的我,年轻的女儿保医生说:“嗯,很多人都会过敏,我还对香瓜过敏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第二个人对香瓜过敏,可我就是对香瓜过敏了,我还不是好好长这么大了。”

 

我抱着婴儿,几乎落下泪来,只能点点头。

 

孩子三岁半,严重鼻炎,第一次做鼻腔镜。

 

检查台上有一块大毛巾,将小孩儿像裹春卷一样从肩膀包到膝盖,家长负责摁住膝盖,护士控制肩部,医生把带着摄像头的管子插进孩子的鼻腔深处拍摄。

 

两个人一边动作一边对嚎啕大哭的孩子说:“吸气!对了!哎!真棒!了不起,看得很清楚!好了!”

 

做完检查,孩子脸上挂着泪坐起来,护士拿单子过来,还说了一句:“这么懂事呀。”

 

后来又做过许多次鼻腔镜,一次都没有哭。

 

对了,这一次鼻炎就医经历,是恳求医生加的号。

 

拿了检查结果牵着孩子一路小跑,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又在医生诊室门口排队等到一点。

 

大部分诊室都空了,原先人头攒动的病人也走了。

 

只剩守在柜台的两个护士与还在焦头烂额看最后几个单子的医生。

 

内心升起一股歉疚,但除了歉疚,也没办法有其他情绪了。

 

不是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跟医生打过交道,而是有了孩子,才会战战兢兢站在孩子的角度,不仅关注自己,也关注世界、仰视所有。

 

这么一看,才看到了许多温柔以待的医生与护士。

 

我的朋友A说,带老人去心脏内科就诊,要开一种昂贵的药,医生一边开一边说:“这种药是进口的,在医院买比较贵,我先给你们开一个月,如果有渠道,可以去港澳买,会便宜很多。”

 

我还有一个做了二孩妈妈的朋友说,老大小时候身体不好,带去给一个医生看病,后来慢慢好了。等有了老二,一次带老二去就诊,这位医生那么忙,还记得她,问她老大现在身体好点了吗?

 

人人皆有生老病死。

 

经历这人间四苦时,也只有常年守护在这些关口的医护人员,总有那么一时半刻,比全世界所有的人离你都近,让你想发自肺腑地说一句谢谢。

 

今天819日,是中国首个医师节。

 

这是继教师节、护士节、记者节之后,我国的第四个行业性节日——护士+医师,医疗行业在仅有的四个行业性节日中就占了两个。

 

但我想,行业性节日,从来就不应该拘于行业之内,这不只是医生的节日,也应该是我们所有人的节日。

 

白求恩曾告诫他的同行与后辈,医生不能光用药物来治病。在病人最痛苦的时候,医生一定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先对守护自己生命健康的人报之以敬意,后者必然回报以专业与热诚。

 

感谢你们,在我们生命关口中的每一次“出现”。
 

医师节

 

感恩你们,在我们无助之时的每一句温言。

 

今天,你对医生说谢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