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三甲医院

发布时间:2014-04-17 17:27:56  来源:固生堂中医

  —访固生堂中医养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涂志亮
 

固生堂中医养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涂志亮

  《企业观察报》记者 李海燕

  由于中医所具有的抗生素少、疗效显著等特点,民众对中医的需求一直在增加,市场潜力巨大。曾在爱康国宾工作达6年之久的固生堂中医养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涂志亮,于2010年创办连锁中医馆固生堂,集传统中医医疗、传统中医教学、中医推广等为一体,以深挖中医市场为宗旨。

  经过几年的摸索,固生堂在全国已拥有5家独立中医馆,平台服务覆盖全国56个城市。涂志亮坦言,固生堂把名老中医带到了社区,社区医保定点的报销比例比三甲医院高出30%,对于吸引患者非常有利。

  和三甲医院相比,除了价格上的优势,固生堂在“医”“传”和“药”上都狠下功夫。涂志亮的理想是在5年内成立30家直营连锁机构,形成“看中医,到固生堂”中医医疗连锁品牌,并打造一个使中医商业价值最大化的模式。

  名医招牌

  对于中医馆来说,德高望重的名医无疑是最好的招牌。

  固生堂的医生基本上是来自三甲公立医院临近退休或已经退休的名老中医,或世代相传的名医后代,他们都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及良好的口碑。

  “固生堂目前在全国各地有150余名老中医坐诊。” 涂志亮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为了聘请这些老中医,他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为了请深圳一位在发布会认识的知名老中医,他前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通过别人的引荐,他几次三番登门拜访,并和其子女反复沟通,才使他们同意老中医出山。

  诚意引得贤才归,如今,固生堂不仅有国家级名老中医刘燕池教授、清末四大名医施今墨传人祝镕教授、中医方剂名家李政木教授为首席专家代表,还有数百余位知名中医专家及各大中医流派嫡传人长期坐诊。

  作为固生堂的核心资源,固生堂对这些名医关怀备至。固生堂的挂号费一般为122元,80%的挂号费都归医生,而药费则没有提成,这使他们可不必因以药养医影响临症处方,可以专注于疗效和口碑。

  此外,固生堂在平常的细节服务上对这些名医也体贴入微。一些知名老中医出诊时,当地的总经理都会以专车接送,并全程陪护,给他们以足够的尊重。

  师承模式

  由于中医培养周期长,回报慢,近年来,中医院校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很多中医学子。“中医院校每年80%以上的学生都出国了,其根本原因是他们找不到好的出路。”谈及到中医院校毕业生就业现状和人才的流失,涂志亮深感惋惜。有数据显示,中医院校每年10万左右毕业生,而中医执业医师仅占全国执业医师200多万人数的21%。

  涂志亮一直在思索:如何把广大的中医学生留在中医界,如何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改善中医学子的生存现状,让中医临床医生后继有人? 固生堂采用传统的师徒模式,每个医生每周都会腾出一些时间,跟名老中医抄方、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涂志亮解释这么做的初衷:“对于名老中医而言,他们没有了职称、科研课题的压力,能够静下来全身心地投入到临床工作中,有更多的时间带学生。另一方面,他们也有著书立传和开宗立派的诉求,希望有人将其一辈子的医术做梳理总结。再者,已是长者的他们,如果子女不在身边,难免孤单寂寞,这种师徒模式在一定程度上照顾了他们的生活和情绪。”

  固生堂还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和成都中医药大学等学院设立传承栽培奖学金制度,用于鼓励大学生跟名老中医刻苦学习和研究传统临床知识。同时,这些奖学金也用于奖励那些坚持把中医传统疗法运用于临床、学习优秀的临床研究生及其导师。

  涂志亮说:“在今后的日子里,固生堂还将陆续在国内各大中医院校设立奖学金制度。这项制度的推进,不但促进了中医文化的传承,也吸引了许多优秀的学子和专家,更为固生堂的高速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甄选四道关

  中药材品种繁杂,仅收录于药典的就多达4000余种,此外还有很多衍生品质和相似品种,这给正品和伪品之间的辨别带来很大难度。固生堂秉承“良心药、放心药”的堂训,对药材的甄选十分严格,在选药、炮制、验药和施药几个环节上层层把关,非道地纯正药材则坚决不用。据涂志亮介绍,在北京大兴区,固生堂拥有最大的药材供应商,从药材的定点种植、药品的标准化生产过程到药品的供应规范,都严格在药监局监督指导下进行。

  “固生堂还邀请了国内药材鉴定专家、号称北药和南药的阎玉凝及张丹雁两位教授,他们会根据每一味中药的特性、产地及各地区用药的习惯,选出符合国家规定和疗效显著的中药原材料,为固生堂的中药把好第一道关。” 涂志亮说。

  在药材的炮制上,固生堂追求每一个步骤都不能马虎、每一个动作都要恰到火候,务必保证药材的最佳药性。为了配合并保证名老中医的处方,固生堂还囤存了两百多种冷僻药材。虽然这些药材弥足珍贵,可一旦药效过了,固生堂就把它们坚决扔掉,再重新进行进货备存,绝不以劣品谋厚利。

  在验药环节,固生堂所有药材均需“过五关斩六将”。在中药会出具了出厂检验报告的情况下,固生堂还会将同批次药材抽检,送到北京中医药大学或广州中医药大学实验室再次检验,并比对两份报告,以确保药材不含硫磺,保证药物有效含量等各项指标符合《中国药典》的规定。另外,固生堂每月还对已入库的中药进行二次对比复核,一旦发现不合格中药,就责令退回返厂注销,以杜绝劣品流入市场。更值得一提的是,固生堂还引人瑞士的SGS国际机构根据欧盟的标准进行农药残留的测定,实行更高的国际化标准要求。

  《医学源流论》中曾提到:“煎药之法,最宜深讲,药之效不效,全在乎此。”固生堂的中药技师严格遵守每一个步骤。例如,待煎的中药都要先浸泡半个小时以上,再根据中药的体积、质地和功效计算煎煮时间和水量。每付中药都要煎煮两次,在按照不同的服用量进行分装。

  涂志亮对固生堂对药材的甄选深感自豪:“每一道工序和流程上都浸透着固生堂人对中药和中医的坚持与执着,每一味中药在患者手心里都是值得回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