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固新闻】固生堂中医董事长涂志亮先生讲话

发布时间:2016-05-10 11:44:43  来源:固生堂中医

  
 

  涂志亮:尊敬的大宁局长、省良校长、徐局、许主任,各位专家教授,非常感谢你们的出席,感觉特别荣幸。
 

  今天我为大家简单的做一个汇报,关于固生堂和我本人对中医门外汉的理解,因为我不是学医的,我大学学的是经济与管理。因为缘份在10年前参与一家连锁体检的创立和发展,这个机构取得一定的成绩,所以进入医疗的行业。今天进入这个行业我觉得最关键一点是因为我家庭的原因。
 

  今天下午首先从一个故事开始,第二个我觉得是一种缘份,第三我有一个梦想。
 

  目前互联网很流行的段子,就是一个中国女生在网上写了一个文章,怎么把美国的钱赚到中国来,这个段子在微信圈转发量超过亿次,可能有些人看过,有些可能没有。我简单的把她的文章说一下,她谈到美国经济肯定非常了不起,了不起的情况下,今天中国经济的发展,要用制造业,她举了苹果的例子,一部苹果手机,苹果公司大概能赚70%的利润率,而制造商这块,全部在中国制造,我们大概占了5%还不到,而且供应商打的非常厉害。今天用克强总理的话来讲,中国经济发展第一个是人口红利,人口红利没有的时候他谈到了制度红利,这个女孩谈到,也许我们中医药可能就是一个红利。


        故事中讲,她说乔布斯是因为胰腺癌去世,胰腺癌用西医怎么治疗呢,举了一个西医治疗的例子,先上冷兵器,就是手术,动刀子,把它干掉,最后发现干不完,那再上化学武器,化疗可能又搞不掉,就用原子弹上,属于放疗,最后非常遗憾,也就是第二次手术两年左右的时间,不到60岁去世了,这时候是生命最具备知识能量的时间点。这个女孩讲,假如乔布斯的病通过中医的方式,我们把他治疗好,能延长寿命。因为广州的国医馆主任委员是周岱翰教授,他在2002年开始对治疗肿瘤提出一个理念,叫“与瘤共存”,肿瘤就是我们身体一部分,我们干不掉它,用中国话说就是和谐,和谐共生,共同在体内存活。也许他的疾病可以延长10年以后、7年以后。


        我自己一些朋友因为中国环境的原因导致肿瘤,在周教授那里治疗,超过三年了,而且生活质量非常高,生活状态非常好。她谈到如果把乔布斯延长5年,可以把50%的利润放到中国,再延长10年可能70%在中国,人的生命可贵,我们把生命通过中医药进行有效的延长。她还甚至谈到中医药发展的体系,现在在美国的发展申请专利等等这些。这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来自于15岁小孩,在网上疯狂的转发,我们看到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的力量,这个深深震撼很多今天中国的年轻人和正在奋斗的一代人。
 

  讲完这个故事,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完全是一种缘份,这个缘份主要是刚才谈到的,我小时候在农村生活,体质很弱,那时候经常感冒,得鼻窦炎。我今天还和领导汇报了,是革命老区,是大巴山的一个地方,四川达县。那个时代是八十年代初,没有什么很好的西医的治疗方式,反而就是几把草药,因为当时不懂中医药的,我认为就是几把枯草,特别的苦,喝起来特别的痛苦,喝不下去怎么办呢?父母就捏着我的鼻子往下灌。现在来讲,我健康的走到现在,疗效不错,得以一步步的求学,走到了今天。我那时候的志向是娶一个做医生的太太,认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去卫生所。


        我认为娶一个医生作为太太,那可以让自己更健康一些。刚才也谈到了,因为工作的原因,找了我现在的太太,但是她的父亲不认同我,认为我是商人,商人是逐利的。但是真正打动他的是什么呢?任何一个领域,如果没有实现真正的产业化,我认为只是在体系内的发展,可能难以有持续蓬勃的发展。我们看美国的产业,所有的点都是围绕产业进行,而不是围绕某一个学术,学术是作为科技发展创新的动力。中医的知名教授,对下一代的小孩,更多是完全排斥商业。第二点,我们发现什么问题呢?今天优秀的教授,在座的各位,小孩80%不是从事医疗了,更谈不上从事中医,都出国,干什么去了?从事金融去了。


        如果领域里面没有足够的人才进入到一个领域,如果法国真正的产业化的资本进入到这个领域,这个领域的整体的成长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和挑战。所以在2010年的时候,当时爱康国宾的体检连锁已经成熟化了,我认为过几年在美国上市是必然的。所以我就尝试自己出来做中医,所以创立了现在的固生堂中医,经过几年的发展,特别是我们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支持和帮助下面,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们通过与大学的合作,使国医馆扎根在社区,刚才徐局介绍的美国的情况,我非常的敬佩,作为国内中医药管理的管理者,对中医药行业那么的熟悉,以此来指导我们中医的发展,我这里要特别的感谢他。

  在这里我也浅谈一下,美国的情况刚才已经谈得很清楚了,我认为有几个核心的数字,第一个是医疗的费用17%是用在GDP,70%、80%是用到慢性病上了,第二点是三甲医院从七千多家到了五千多家,数量在往下走。第三点是占比40%、50%,下降到现在的12%。这些数字说明,美国对慢性病防治这块,进入到了投入量大,但见效不足的情况,这种情况下面,我谈到了中医药的机会点,中医药的机会点,我们期望固生堂中医的发展分为三步走,第一步是拿国际化的资本来投资于我们的中医药的基层事业,目前我们组建了一个怎么样的董事会呢?由以前的TBG的合伙人黄晶生先生作为我们的董事,刚才我们也谈了美国医疗的情况。


        我个人认为“治未病”的体系在三甲医院中分离出来,把“治未病”在三甲医院之外独立的在社区来做,借助于大学和三甲医院的教学和临床的技术水平,来提升学科带头体系,形成专科门诊连锁,肿瘤慢病的连锁,或者是妇科领域专注于某一个病种的经营、研究和发展,来探索出治疗慢性病的临床路径的方式。今天也探讨到了,三甲医院的重心,可能是在大型疾病的管理和研究,而对于慢性病的研究可能相对的不足,或者说是动力不足,我们和三甲医院的竞争是什么?是错位发展的关系,我们来做三甲医院相对来讲都不是特别看好的慢性病这块,而这个和美国也是完全一致的,因为对于美国来讲,它的三甲医院一样是分离体系,对社区慢病是以私立为主,因为这块技术要强盛,管理水平要很高,这个是民营资本的优势,民营资本在临床资本上肯定不具备优势,所以我们在做这块,而这块需要公立医院和专家带领,为我们做学科的指导。
 

  黄晶生先生是哈佛大学中国区总裁,本人做投资,也是这次我们关联投资机构,投资人团队的核心。
 

  国内形成产业化之后,我们在美国形成一个IPO的上市企业,通过上市可以形成两个透明,数据的透明和治疗方式方法的透明,通过这样形式的治疗,我们得以在第三步做什么呢?就是在美国开设这样的一个慢病中心,用什么?用中医的这种方法去做,来帮助美国人进行慢病的控制。这个我个人的理解,也许是一种我们的软文化,就是我们传统文化屹立于世界主流文化的契机,包括技术管理和医疗费用的控制和降低,自然而然不是一种所谓意识形态的前进,是技术的前进,这个是我个人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在欧洲和美国做一个什么?做一个药材的种植基地,中国幅员辽阔,但是有一个挑战,就是我们的土壤可能被污染的情况还是存在的,相对于其他的国家和地区,这方面目前比较好,我们是不是可以在那边建立中医药材的种植基地!这样我们可以形成医和药的协同的发展。
 

  这个是我们在思考的国际化的两条路径。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