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医生有个故事:小小诊室 便是人间

发布时间:2018-03-31 22:20:03  来源:固生堂中医

1

 

人生第一次被医生的节操打动,是那天在她的诊室门外。

 

当时我爸坐在里面,诊室的门虚掩着,那是我向程医生提出的“非分”要求。

 

其实几年前我就发现我爸有糖尿病,但他是个不肯体检、不肯吃药、总觉得医生是骗人的“顽固分子”。每次向朋友吐槽我爸,总是引起“跟我家爸爸同款”的共鸣。

 

眼看着他的病情越来越重,我连哄带骗地把他带去看私家医生,收费超贵那种,盼的就是医生不光给他治病,也要给他“治心”,不要再讳疾忌医。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我在诊室小心翼翼偷听,可没想到,我听着听着居然流下了眼泪。

 


原来,我爸曾在吃糖尿病药后晕倒过两次。

 

其中一次还是在帮我搬家以后,他在卧室里晕倒了,我和妈妈忙前忙后竟没有注意……他自己醒过来后,把晕倒的事情藏在心里,谁都不说。

 

“我怕我再吃哪种药,晕倒了就再也起不来。”

我们都误解了他,深深地。

 

程医生听了以后,细细地问我爸吃药前后的情况。总结下来,两次晕倒都是在中午,早上吃过早餐和降血糖药后,我爸一直在忙,忙到甚至过了吃午饭时间,“在降血糖药的药效下,伯伯你是由于血糖过低而晕倒,不是因为药的副作用。”程医生解释得很耐心。

 

我爸终于解开了心结,愿意做进一步检查。在门外偷听的三个多钟头里,我一步都没离开,我听到了太多我爸的心声,也从医生那里学到了怎样去体谅一个病人。

 

检查结果显示,我爸已患上重度糖尿,要立马住院治疗,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至今我一直认为,是程医生救了我爸的命。事隔半年,我爸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而已经怀孕九个月的程医生,还是每月都给我发邮件,告诉我病情护理的要点,有时怕邮件内容太深我看不懂,还专门打电话来给我解释。

 

 

2

 

星期五的B超室,依然是人满为患,孕妇们挺着大肚子在医院走廊两边走来走去。“多走动走动,胎儿才会翻过身来,待会进去照B超才能拍到正脸。”
 

还不到10平米的B超室里有点阴冷,帘子外面站着几个孕妇,有点焦躁。“再熬一个月就能解放了,不用再来排队了。”我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这时,听到里面正在照B超的孕妇在抽泣。原来她已经怀孕几次,这次又胎停了。她沮丧地问医生,为什么这次还是不行。只听见男医生轻轻地说,“大概是缘分还没到吧”。

 

不知怎地,我抽住的心慢慢松开了。或许,是因为这位医生的温柔相待吧。冰冷的B超室也温暖起来。

 

我的闺蜜对我说过,“孩子如同恩赐,终将到来。”她也经历了漫长的备孕期,头两年怎么都怀不上,后来在固生堂经过中医耐心调理,终于迎来“好孕”。

 

我很想把这句话也告诉那位失望的女子,只要心怀希望,终会到达彼岸。

 

 

 
 

 

外婆的家在广州老西关,最记得童年时,外婆家旁是一间药材铺。每到中午时分,这间两层的西关大屋就会飘出幽幽的中药香气,我闻着闻着就会睡着。

 

我们一家老小很少去医院,有什么头晕身热,都是找隔壁老中医, “执几剂药”,汤药下肚,药到病除。

 

及至我长大了,才知道,这位老伯伯也是一位医生。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国际医生节

写下这些文字,以此记录

 

诊室里的人间

斗室里的医者仁心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