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觉 || 神奇的目诊

发布时间:2016-05-09 17:52:41  来源:固生堂中医

  个人简介

  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国家级名老中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学研究员,第三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曾任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筹备组成员、临床与文献专业编委和中国中医科学院课题组组长,国家药监局评审“地标转国标”消化病组、肾病组医学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专家委员会委员。
 

  出诊时间:北京崇文门分院 周四下午

  王教授幼承家学,1960年拜师,1968年毕业于原北京中医学院中医系,学医50余年,理论造诣深厚,应用独创的中医学“望目辨证诊断学”、“辨病证医药学”和“现代本草学派”的理论与方法,临床诊治研究失眠、多梦、嗜睡;抑郁、躁狂、癫痫;头痛、健忘、老年痴呆;痛风、糖尿病及其并发症、低血糖;动脉硬化、高血压;心衰、心肌炎、周围血管病;消瘦、肥胖、高脂血症;肝硬化、脂肪肝、胆囊炎、胆结石、腹水、胰腺炎、酒病;胃、肠病;肾炎、肾结石、膀胱炎、尿道炎;感冒、肺炎、咳、喘;贫血、白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肿瘤与术后综合征、“放疗”后遗症;口腔溃疡、带状疱疹、荨麻疹、湿疹;疔疖、痈;组织器官移植后排异反应、疲劳及疲劳综合症、干燥综合征;体温高、体温低、发热、畏寒;易汗、无汗;胀、麻、痒、痿、耳鸣;巩膜出血、巩膜炎、结膜炎等,以及指导养生、抗衰老、促进生长等内、外、妇、男、中医眼科等各科疑难杂病和常见病。
 

  王教授长期兼任中医药研究和教学工作,在国家一级医学专业杂志发表论文40余篇、独著合著各两部,并将与今年底刊行《望目辨证诊断学》专著。其参与筹备和撰著的《中华本草》被《中国中医药报》评为建国50周年重大成就之一。
 

  望目辨证,破解千年难题

  史料记载,“华元化云:目形类丸,瞳神居中而前,如日月之丽东南而晚西北也。内有大络六,谓心、肺、脾、肝、肾、命门各主其一;中络八,谓胆、胃、大小肠、三焦、膀胱各主其一,外有旁支细络莫知其数,皆悬贯于脑,下连脏腑,畅通血气往来,以滋于目,故凡病发,则有形色丝络显见,而可验内之脏腑受病也。”这是汉代华佗关于望目诊病的一段论述。根据《黄帝内经》的理论,眼睛汇集了五脏六腑的精气,人一旦发病,会在眼睛上呈现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形色丝络”。然而,全身疾病怎样在白睛上出现反映?各“形色丝络”在白睛的不同部位与何脏腑相关?如何在“病发”时观察白睛的“形色丝络”?白睛特征、白睛血脉特征等眼部特征与全身疾病究竟存有何种内在联系?为什么存有内在联系?规律是什么?证候与疾病到底有着怎样的内在联系?这一系列的问题先人并没有给出答案,从而一直深深萦绕在王老的心中。经过五十多年的观察研究,王老根据《黄帝内经》“命门者目也”的理论,终于通过观察眼睛,总结分析出各脏腑在白睛的具体分布部位、白睛上的形态特征、血脉特征及其分布部位、相互关系与变化,诊断出人体五脏六腑、奇恒之腑所患疾病的证候。
 

  “望目辨证”一词由王今觉教授首创。现在,经过50多年的实践研究,近14年的不懈笔耕,王今觉教授已完成《望目辨证诊断学》专著,将于年底正式出版。他终于用半个世纪时间,破解了华佗留下一千多年的难题。
 

  几张照片就可以辨析疾病的证候
 

  教授的诊台上放着一个放大镜,和普通放大镜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王教授手上的放大镜是带光源的。他介绍,当病人病情严重需要卧床或者遇到某些光线不足的情况时,这个放大镜可以制造一个小的光线环境。这也是他唯一常用的诊断用具。
 

  通过“望目辨证”诊断法,病人可以不必自己亲自到医院,只要看到眼睛特征的照片,王教授就基本上能辨别病人的病变部位、中医学领域的病因、病性、病机、证候及病势,这就客观上方便了患者。王教授同时还会用“望闻问切”各种方法,从多角度诊察疾病,从而使诊断更及时、更准确。王教授指出,诊断的手段越多,诊断结果就越全面、越接近疾病的真实病理改变。如果受某些条件局限,单独用“望目辨证”诊断法也是可以的。
 

  每个临床医师都应该是一个“综合科的临床家”
 

  中国医学史上有建树的医家大多不是严格分科的,临床医师可以在一定时间、一定地域侧重于某一方面,但也应该谙熟其他学科的疾病。王教授介绍,他的病人患什么疾病的都有,临床医师应该是“杂”家。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整体,各个脏腑、经络和相应的部位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倘若疾病分科太细,好比把人体拆分了,每个医师各管
 

  一科或一个系统的疾病,容易造成医务工作者思维局限。
 

  例如,今天采访之前,门诊有一位来看胃病的患者,腿上长了很多痒疹,曾看过皮肤科,但没取得明显效果。患者本打算看完胃病之後再去皮肤科看病。王老根据中医学理论诊断这位患者的痒疹是由于中医病因“湿”邪所致,是由于胃、脾、肺发生病变而导致的疾病。依据中医学理论“湿胜则痒”,胃主肌肉和受纳,脾主肌肉、运化水谷和水湿,脾胃能够帮助肺发挥正常的功能,使肺温煦和润泽皮肤。而肺主皮毛,医家应认识到皮毛有病和肺有联系是第一层关系,皮下是肌肉,皮毛有病在必要时考虑和胃脾有联系,这是第二层,因此患胃病的人容易在皮肤上长湿疹。如果既考虑从肺论治,又虑及脾胃,就能够取得理想的疗效了。
 

  王教授非常善于做一些比喻,让患者很容易了解其中的奥秘。通俗地说,人体内在的生理病理比工厂的机器要复杂,机器出了故障可能换了零件就好了,但人体某个部位出现问题,相关的脏腑、乃至经络、甚或相应的部位会受到影响,不是修理或更换一个零件那么简单,肌体各个部位是有机联系的,如果移植了脏腑、组织还有可能出现很多排异反应。
 

  王教授在临床诊疗工作中提出“辨病证医药学” 学说,除严格遵循中医学传统理论、继承和发扬古代本草学派的特点之外,还酌情汲取现代西医学的研究成果,提出了具有“现代本草学派”的临床用药思想,组方用药剂量或大或小,药物或多或少,分步骤、分层次,考虑全面,重点明显,用药平稳、精当,疗效确切卓著。
 

  严格的门诊原则
 

  为了方便患者就医,年已70岁的王老牺牲自己休息时间到医院出门诊,对于出诊单位,他有自己一套严格的筛选原则。对于来到固生堂中医医院出门诊,王教授说:“来之前也是经过了严格的考察。医院‘良心医、放心药’的办医理念很好。医疗机构应时时刻刻把病人放在第一位,过分看重经营利益肯定办不好!”王老还说:“来了之后,看到医院确实是抱着救死扶伤的态度办事,从病人的角度出发,工作安排很周到、很专业。另外,工作环境优雅、安静,工作人员举止优雅,有礼貌,这些都符合我的原则!”王老工作态度严肃、认真、亲切,诊断仔细、深入,辨证清晰,诊法独特,性格豁达,言语坦诚,笑起来很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