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固新闻】私募资本助力美国政府构建资本、政府、医院与社会多赢的医疗体系

发布时间:2016-05-10 15:08:12  来源:固生堂中医

私募资本助力美国政府构建资本、政府、医院与社会多赢的医疗体系


  报告人:蒋晓冬 恩颐投资(NEA)合伙人、中国区董事总经理
 

  时 间:10:10-10:30
 

  尊敬的王部长,各位领导、专家和投资界的各位同仁,首先非常荣幸受邀参加这次资本与中医健康产业发展论坛,也衷心感谢中华中医药学会、广东省中医院和北京固生堂,为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不同领域和专业的专家提供一次非常难得的交流平台和机会。
 

  我今天来的心态首先是学习,包括今天会议前和王部长的交流,包括刚才王部长和吕院长对中医药产业发展的报告,让我们作为国际资本对中医药产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我第二个心态是分享,因为大会要求我来讲一下私募资本如何助力美国政府构建资本、政府、医院与社会多赢的医疗体系,这是很宏大的主题,我微观化,结合恩颐基金过去三十年在全球投资医疗的体会,也跟大家分享我们实践的经验。
 

  刚才洪司长介绍了我们基金,我在这里不再赘述基金的情况,我想讲一下在医疗健康领域,从1977年基金成立开始,正好赶上美国盈利性产业腾飞的年代,我们有幸在过去三十年时间来投资超过200家医疗相关的企业,其中有60多家企业在医疗行业成功的上市,有40家成功并购。我们2006年进入中国投资超过十家医疗健康企业,在医疗服务领域,在2010年之后国务院五部委58号文促进社会办医文之后,我们也做了一些不成熟的尝试,比如我们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合作,合建高端VIP病人的国际医院,目前已经开业。我们投资了海机压医疗集团,合作建立114家肿瘤放射中心,同时在山东、河北等地收购和新建6家以大专科为特色的综合性医院。同时我们还在康复和养老领域投资北京最大的居家养老企业青松养老,目前在北京和上海开展的非常好,仅在北京就服务过10多老人。
 

  结合我今天汇报的主题,我想从全球的趋势来看,一个大的趋势就是人口老龄化刺激医疗开支,出生在20世纪处发达国家人均寿命是74岁,如果2010年出生在所谓的OECD国家,他们的预期寿命是100岁,人的寿命越来越长,在人生经历中需要照顾和服务以及诊疗的需求越来越大,美国在过去40多年时间内医疗开支快速上升。
 

  我们有幸在过去的37年在全国范围内参与投资了近50家医疗健康服务的机构,我们的切身体会,政策、企业、学校和投资机构最后合作的交汇点落在哪里?从我们的体会来讲,就落在模式的创新上。今天大家看到互联网模式的创新,也为感到惊叹和惊喜,我们过去37年的体会在医疗服务领域以美国为例,不仅仅是总量快速增长,医疗服务领域产业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我们投资的这几家企业,这是我们在1994年投资的一家企业,它成为美国最大的机构,成为贫穷、失助的医疗机构,2012年被收购。我们在门诊医疗领域投资了“海尔思奥斯”(Healthsouth谐音),曾经是美国最大连锁门诊医疗服务厅,1984年成立,它对美国诊疗模式带来来革命性的改变。这波创始团队不仅创始Healthsouth,还创始了另外一家公司叫Caremark,这家公司1993年创立,1995年上市,成为美国最大的医疗福利管理企业。在2006年被美国最大的连锁药品零售商CBS以210亿美元收购,目前在全球500强企业排名40。我们还有幸投资了美国最大的网络医疗信息服务平台WebMD,我们曾经投资另外一家企业,WebMD今天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美国最大的医疗网络信息服务提供商,每个月日均独立访问量在1.56亿人次,相对于美国3亿多的人口是一个非常大的规模。这四家企业就创造了20万的就业机会和300亿美金的价值。他们共同特点都是从零做起,从一个人做起,其中这四家企业里面后三家企业都是在办公室,是他们的第一个办公地址,我们的感觉是创新可以改变医疗,以美国为例也确实改变了。
 

  以Healthsouth,做了日间手术,日间手术中是80年代以后兴起的模式,随着微创技术的兴起,有越来越多的手术从医院内部转到门诊手术,租一个场地就可以完成手术,病人不需要住院。他们通过收购我们投资的一家机构,以及并购几家,成为美国最大的日间手术连锁服务商。在他们推动之下,从1980年到1998年,日间手术量在美国所有手术量的比例从不到20%达到将近60%,今天的比例更高,这是质的变化。右边的图说明,美国因为门诊治疗模式的发展,1980年-2005年统计100张床以上医院的数量减少近1/3,这不是比例,这是绝对数量减少1/3,美国医院日平均住院天数从1980年的7.6降到2005年的5,目前是在5天以下。我觉得对整个医疗模式和行业带来根本性的变化,而这个变成是一批创业企业实现。
 

  医疗是一个高度监管的行业,我们在美国的经验也是要用监管部门密切的沟通交流,紧紧的抓住民众的需求,跟上政府在医疗改革方面的步伐,抓住时期。过去二十年我们在美国医疗行业投资的部分企业,从1993年克林顿当选以后,当时有一个希拉里医改,虽然没有成为法案,是一个全民医疗,特别是关注那些需要关注的人,虽然没有成为法案,政府为失助人群医疗的保险获得常驻发展,我们投资了。1997年政府通过平衡预算,医疗在各个领域空费成为主题,如何提高效率?我们投资了一批企业,包括LTCG,按中国的话说这是劳务派遣公司,劳务主要是医生和护士,医疗机构的医生不是百分之百全职,很多资源可以共享。2003年有一个Medicare现代化法案,我们投资了Medicare老年。2009年有一个奥巴马医改,这以后对第三方医疗和门诊医疗发展有巨大的推动作用,我们在影象诊断,2013年投资的公司,以及DSI,这是美国排名前三的独立透析门诊商,目前发展不错。这是我们的经验和体会。
 

  我们所谓投资主题围绕医疗的投资都是用如何提升品质、提高覆盖,包括对DSI,是永恒的主题,所有企业都是围绕这三个主题发展。
 

  回到美国和全球投资的体会,我们觉得创新确实改变也继续改变美国的医疗,我们也相信创新会改变中国的医疗。这里面包括有好几大我认为有益音色,包括持续深化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公立医院改革,医生多点执业与只有执业,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行。医疗技术发展引发诊疗模式变革,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模式兴起。对于预防医学和疾病管理都会带来改变,中国互联网对传统领域的渗透,大家都知道对金融领域余额宝的例子,都走在前列。
 

  回到中医,我们是学习和研究的心态,我们觉得中医从患者角度最重要是如何提供好医、好药、好服务,中医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也游子身发展的挑战,我们希望和各位专家一起研究,试图找到答案。我们怎么样通过模式创新的纽带,使得政府、学校、企业和投资机构能够密切的合作,能够推动整个中医的现代化。从我们基金来讲,我们目前在中医领域对三个方向特别关注:一,治未病和预防医疗以及移动医疗的整合;二,慢病管理和长期照顾,在这个领域刚才讲我们投资了青松,是我们第一个投资,我们也很高兴最近在徐校长和上海中医药大学,青松实现理论和实践的尝试,我们希望尽早开花结果。三,中国五千年被称为先生的只有老师和医生,中国五千年中医模式都是门诊模式,我们觉得今天的中医门诊医疗有巨大的发展机会,这也是我们感兴趣的方向。
 

  最后我个人的一点分享,我觉得创新会改变中国医疗,但我觉得更大的命题,我也相信医疗的创新会改变中国。过去15年,互联网改变了中国,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从1999年至今,中国有51家互联网企业在境外上市,这51家企业假如我们在它上市的买这些股票,不用做选择,平均投资,持有获得年华13%,总额6.4倍。如果我们做一些选择,在51家企业选择最好表现10家,今天我们能获得29倍。这个反应不仅仅是某家企业做的好,而是大势,而是行业改变中国。根据第三方数据,我们觉得医疗产业规模新增可能达到8000亿美元,这8000亿美元不仅是总量的新增,在国家的政策下药占会下降,药品指出占总医疗开支比例将从目前约45恩%持续下降,美国药占比为12%,日本为22%。
 

  我们希望能够和政府、企业、学校形成多赢的合作,能够让这一天早日带来,让医疗创新真正的改变中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