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固新闻】如何运用私营资本加强和完善中国医疗健康管理网络

发布时间:2016-05-10 15:05:19  来源:固生堂中医

如何运用私营资本加强和完善中国医疗健康管理网络


  报告人:董 颖 美国史带投资(Starr) 执行合伙人
 

  时 间:10:30-10:50
 

  尊敬的王部长,各位嘉宾:
 

  非常感谢今天能给我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们在中国医疗领域的一些尝试以及所遇到的挑战!
 

  刚才蒋总跟大家分享了一些比较宏观的,对中国医疗改革的一些看法,以及他们在美国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经验。可能我再微观一些,谈一些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以及看到的一些机遇。
 

  在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绍一下美国史带集团,美国史带集团和中国有着非常深的渊源,我们公司1919年在上海创立,我们创始人史带先生就是美亚保险的创始人,也就是AIAG集团的创始人。史带公司一直是AIAG最大的股东,一直到2008年美国政府接受AIAG。当史带去世的时候对AIAG的股票资产做了一个基金,我们史带基金会是一个慈善基金,我们兼有慈善和投资的两个功能。由于我们是慈善基金的背景,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我们对医疗健康领域特别关注。在美国我们在去年用44亿美金收购美国最大独立医疗健康网络,设立的目的是为美国病人和保险公司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以相对合理的价钱把这些服务提供给病人。同时我们也是纽约医院的董事长及董事单位,帮助纽约医院建成美国最大的医院集团,我们同时还是康乃尔医学大学的签证单位。我们在中国也投了一些医疗产业,帮助中国医疗怎么样更好的发展,比如我们投资了泰和城,最大的肿瘤网络,在纽交所上市。同时我们投天普生物医药公司,这个公司已经被欧洲的公司收购。在医疗器械投大机医疗,也投了中医药领域。
 

  大家可以看到,虽然说我国医疗保险的覆盖率在最近几年是显著上升,但是仍然有21.6%的城镇人口是没有任何的基本医疗保障,我们可以看到,从2009年城镇人口基本医疗保险情况从62.2%上升到2013年78.4%。农村人口由于新农合保障医疗的推行,上升到98.7%。即使是参与基本的医疗保险,仍有一定比例的项目是需要资费,特别是体新在门诊满特大病种及住院项目上,因此当前的医保制度仍不完善,仍然存在空白的区域需要被覆盖。如果以城镇居民基本医保为例,医保的支付率,门诊和医保支付率在北京是50-70%,上海是50-80%,医保不是完全支付,也有起付标准。门诊特慢种类也制定一些种类,在上海没有制定,但是在其他地方有制定报销种类。
 

  在呼吁改进医保体制的同时,我们也看到,目前公立医院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的国民医疗需求,医院资源的使用率持续增加。公立医院的病床使用率不断增加,已经接近满负荷。公立医院医疗负担可以进一步分解为初级医疗的需求,就是我们说基本医疗的需求以及专科医疗的需求量部分,私营资本可以从相应的两个角度切入,帮助完善医疗体系的整体建设,从而降低公立医院负担。我们所说的门诊是全科医生负责诊疗,同时专业医疗指在专业方面需要特殊门诊的方面,所进行的需求。我们觉得在这两方面,私营资本可以抓住初级医疗和专科医疗两方面的机遇进入国内医疗体系。
 

  目前在中国大家都知道医疗保障体系是呈现一个倒金字塔的状态,国家也在大力开发和发展社区医院的建设,希望间大型医院的初级医疗、基本医疗需求逐渐分流到基层,减缓公立医院资源压力,从倒三角形发展成正三角形。现状可以看到,大型医院负担最重,治疗不同程度的病人,同时有巨大的手术和门诊量,病人数非常大。二级医院又没有应用,基层服务率非常低。未来的趋势,大型医院专注于专科医院,专注于复杂疾病的治疗和研究,二级医院提供急诊和一般服务,一般医院提供轻度常见疾病的治疗和预防。这是国家的目标,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改革,改革的路程还是非常漫长。虽然基层医疗机构的门诊数量逐年上升,但是由于诊疗条件一般,对大型公立医院的分压还是有限。我们看到最近的调查,中国的病人选择医院的时候最先考虑医疗机构的声誉,导致大量涌现大型医院,第二是诊疗服务态度和服务设施。这也是有原因,有些基层医疗机构离病人距离比较近,但是还是有大量的病人涌现大型的医院。
 

  在专科医院方面,公立医院专科看病难的问题日益突出,由于紧张的资源急需缓解,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私营资本捕捉到需求,通过各种方式逐渐进入专业的医疗服务行业。我们可以看到,公立医院专科就诊平均花费的时间非常长,从挂号到取药,通过要超过一个小时,我觉得一个小时都是比较低,有些时间甚至需要半天。由于这些超负荷的运作让有限的医疗资源变得非常紧张,排队就成了在公立医院就诊的常态。在整个就诊的过程中医生诊治占了1/10的时间。公立医院服务的缺失,使市场对高品质专科服务需求不断上升。
 

  从2005年-2013年,我们看到私营资本在投资专科医疗服务业的交易数量方面也在不断增加。同时,由于民营医院还有非常多的挑战,所以对私营资本如何进入民营医院,民营医院如何进一步壮大?也提出非常高的要求。比如民营医院遇到首先的挑战,怎么和医疗医保对接,同时商业保险又是缺失的。第二,有经验和高素质的医生又不愿意去私营医院,多点执业可能有帮助,但是在资源紧张的时候公立医院又不愿意,私立医院面临如何吸引人才,民营医院的建立需要时间。尽管如此,私立医院还是进入这方面不断的探索,现在看到有些私立医院建立,对高端诊疗有需求的人提供服务,为这部分人群提供服务。高端的基础医疗主要是以服务来取胜,但是价格相对较高,诊疗的范围都是以初级医疗开始为主,具有一定规模之后再逐步向更广泛专业化的方向发展,覆盖地域从北上广深大城市,有一些高端人士聚集的地方发展。比如和睦家,价格比较昂贵,主要是以基本医疗为服务。
 

  除了在高端基本医疗方面私营资本渗透之外,在专科医院也有渗透,专科医院在政策壁垒方面较低,成为民营资本和私有资本最先进入的领域,比如体检、口腔、眼科、妇产科,随着行业逐渐成熟,一些专业壁垒的专科,比如肿瘤、精神科也有可能成为下一轮的热点。
 

  我们看一个案例,无锡的肿瘤医院,是一个大型的三家专科医院,床位数近1000张,我们集团进行了投资,在我们投资之后无锡这个肿瘤医院进入了国际设备对肿瘤病人进行服务,并且于美国肿瘤医院费城医院开展合作,对专科肿瘤医院私营资本进入的一个探索。
 

  在中国整体医改推动之下,以及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推动之下,我们觉得在中国医疗健康领域存在短期、中期和远期的投资机会。短期我们看到在高端医疗和私立专科医院有直接投资的机会,一方面受需求的投入,另外一方面进入的壁垒相对比较低。在中期的投资机会,在公立医院的转制以及医疗延伸方面有进一步的机会。远期我们可以看到在高端和私立方面日渐成熟,会有一些并购的机会。在公立医院的转制,综合医院医疗产业的延伸和医院集团建立的整合,和医疗集团的崛起方面会有更多的机会。
 

  谢谢大家!